北京拆迁律师网专业北京著名拆迁律师,北京拆迁征地律师,北京拆迁安置律师.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媒体聚焦 > 龙山街道拆迁存在违法乱纪行为

龙山街道拆迁存在违法乱纪行为

来源:北京拆迁律师网24小时热线:13701137157

 

 龙山街道拆迁存在违法乱纪行为

 
 
 
我们一家五口原居住于安徽省芜湖市鸠江区大桥镇大圣存谷塘18号。2002年,所住房屋被出口加工区拆迁征用,因当时父亲生重病把拆迁款用于治病,所以无力买房,至今原户头还在。虽然穷困潦倒,为不给国家添麻烦,没有向政府求助过一分钱。2013年本人多次到地方政府要房无果,政府理由是户头过期。我们走投无路,当时红光村基本上都自建了房屋,也只好带全家老小到红光村购置了宅基地。当年自建了102.46平方和厨房40多平米,第二年自建楼上一层102.46平米。然而第三年大桥镇政府说后来自建的房屋都属于违建房,必须要撤除户头。继而在红光村村委会书记带队,多次多天动员群众撤除无结果的情况下,村委会书记和主任多次到我家动员我们支持政府工作,本人为了响应党的号召,支持政府顺利做好撤除工作,就第一个带头撤除户头。当时我还特意说你们三个人太少,然后书记打电话到政府又喊来叁个人,共六个人在我家客厅承诺,我家先带头撤除就不还原楼下的房屋了,补助每个月1500元房租在外面暂时租房直到小区全部拆迁为止,并且拆迁怎么算我家也怎么算。注:以上内容包括当时六个人的名单和房屋照片都在也可以核实有附页。
 
顶着被骂拍马屁的侮辱下,我们带头撤了户,其他户也陆陆续续地撤除了。有的当时就拿了一部分的损失费,我一分钱没有拿到。直到红光小区的工作全部落实以后几个月,我到红光村委会找书记和主任要求拿房租费,两年未果,到第三年的时候我母亲生重病,我到村委会强烈要求,按照村委会领导的说法逐个找三个人签完字后拿到第一笔房租费5万元。注:当时支钱的也不只我一户,就这样在几年中陆陆续续地支了一共10万元左右的房租费,后来我的母亲也去世了。
 
2014年红光小区正式启动拆迁了,村委会竟然说我的补助在几年前已经清算了,还说我在拆迁协议上签字了说我户已经给代拆了,我当时就表明我房子是好好的是为了支持和响应政府工作带头撤除的,难道我支持国家政府的工作错了吗?而且我到现在都没有收到任何协议之类的文件。后来村委会和政府的领导说要调查一下,调查结果的确是我户带头撤除支持国家政府工作的,但是没有办法处理。就这样我们一家跑了近10年,杨主任最后说我们的房屋要在房顶上打一个洞,才能领补偿,拿了一张纸要我们签字,我们没有签。这个举动真是可笑,我的房屋早在8年前已经被诱骗了,8年后拆迁办会计说我的房款已经被人取走了。
 
如今,我们负债累累,精神受到了极大的打击。但是我心中有一个信念,我相信国家和政府会给我一个公道的,我爱党、爱国,希望人民政府给我做主。
 
在举报者看来,此事久拖不决的原因是官员腐败。
 
据悉,2012年,大桥镇政府在没有任何的批文的情况下在大桥镇龙山街道建设高层豪华办公楼和大型供电所,至今也没有启用,耗资巨大,实属浪费国家资源。另外,原龙山街道红光社区党支部书记陶定光在职期间以权谋私,为方便自己在龙山街道桥北工业园办砖厂,任职期间,在2005年诱导红光小区大范围拆迁事件中诱导居民乐金平带头撤户拆迁。如今,拆迁户头指标去向不明,有邻居录音表明原本每人拆迁款为22到28万之间,而该户五口人一百多万的拆迁款也不知去向。致使该户居无定所,在近10年的漫长的讨公道的道路上一波三折负债累累。此外,原龙山街道纪委书记盛代荣以权谋私,在桥北工业园楚江集团海森有限公司入股分红经商,还有多名领导在信义玻璃有限公司入股经商。
 
据了解,龙山街道多名干部违法乱纪,党风不正,以权谋私,中报私囊,在职经商和入股,严重败坏我党的党风廉政,欺压百姓,无恶不作。希望国家和政府予以调查,给此长达十年的不公一个解释。

该资讯的关键词为:

TA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