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拆迁律师网专业北京著名拆迁律师,北京拆迁征地律师,北京拆迁安置律师.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媒体报道 > 人民网报道张律师办理的河南林州强拆案

人民网报道张律师办理的河南林州强拆案

来源:北京拆迁律师网24小时热线:13701137157

 

人民网http://henan.sina.com.cn/news/fdbb/2012-12-11/1720-40147.html

林州老党员因拆迁被网上通缉

人民网林州12月11日专电(记者洪涛)近日,各媒体纷纷报道转载“林州市姚村镇优秀老党员父子,因为拆迁,双双被网上通缉”。该事件背后的真相到底是什么?经过多日调查,记者为您揭开神秘面纱。

父子:莫名被通缉归家无门

林州市姚村镇的常振兴、常松峰父子,如今成了“名人”。此次“成名”不同以前的主席台典型发言,也不是帮助地方垫资建设镇汽车站;而是分别因“利用职务之便将村委会的50267元现金长期占为己有”、“涉嫌在2009年和2010年度偷税12万元”,双双被“网上通缉”,成了“网上追逃人员”。

留守在家的常松峰的爱人张永玲告诉记者,老公常松峰一直遵纪守法,经营的姚村镇汽车站和许多房主一样,税收由商户代缴,投入运营后也没有收到过催缴税等通知。父亲常振兴干过几年该村村支部书记,一直是林州市委、林州市政府宣传的典型。如今,父子两人一个在医院动手术;一个有家不敢回,“潜逃在外”。

如此巨变,张永玲感觉像做梦一样,认为都是拆迁惹的祸。在5月15日以前,常家很配合,退出了木糖厂原址,并主动拆除了车站的门窗。但当拆迁到姚村镇汽车站时,常家与镇政府出现分歧。常家认为,占地9.5亩、投资400多万元的车站运营不到5年就拆除,补偿太低。

5月16日,镇政府组织拆迁人员欲强行拆除汽车站。由于该地点位置突出,引来许多商户、行人围观。最终,镇政府对汽车站的拆迁失败;

5月25日,林州市地税局对姚村镇汽车站下达税务检查通知书,开始对其进行账目进行检查;

5月25日前后,林州市纪委把姚村村委会1985年至今的账目全部带走查账;

5月至8月,姚村镇政府多次派人到常家游说拆迁或在镇政府“约谈”常松峰拆迁,常松峰不堪其扰,外出。常振兴因为身体原因住院手术;

8月底,父子二人同时被网上通缉,编号相连,体貌特征都是,大头、三角眉、椭圆眼。

该村一位村民杨某告诉记者,常振兴是村内第一批出去经商的农民。致富后又被村委邀请回带领村民办厂。木糖厂就是当年从北京带回来的项目。常振兴一辈子以一名共产党党员为荣,没想到,临老“被通缉”。他感到“不可思议,不敢想象”。

乱象:拆迁手段翻新令人震惊

在对林州市姚村镇居民、商户等的走访中,针对常家父子被网上通缉一事,被访人员认为,常家父子是强行拆迁的缩影。镇政府为了拆迁,使用了很多令人震惊的手段,出现优秀老党员被网上通缉的事见怪不怪。

下面是被访村民讲述的姚村镇的几种拆迁乱象。

乱象一:耕地半夜雇佣铲车推倒即将成熟的玉米,被发现后,给村民解释,“天黑,推错了”;

乱象二:门店同位置同面积置换,拆迁后撕毁协议,告知已经售于他人,想要就得出高价买;

乱象三:一家不拆迁,株连家人、亲戚。家中或亲戚中有公职人员的,停职回家劝家人或亲戚拆迁,直到完成拆迁;

乱象四:门店内坚守的,半夜店门被浇汽油,放火,至今留有痕迹;

乱象五:多补偿的款项,执法部门用其他名目高额罚款,回收。店门拆迁多补偿5万,执法部门随后对其工厂检查,罚款50万;

乱象六:雨中执法,强推农民菜地,给农民每天补偿1毛5买菜钱;

乱象七:经营多年的外地商户,被要求搬出去,当年土地多少钱购买,政府就按多少钱补偿,强制搬走;

乱象八:家人坟墓,在没有任何告知和补偿的情况下,强行推平;

乱象九:未批先拆,借拆开发。今年10月,省级公路批复才有,而拆迁在5月份就已经“如火如荼”了,如今多处楼盘、商铺等工程都已接近尾声;

……

针对这些乱象的说法,记者想求证姚村镇党委书记魏永刚、镇长王永强,虽经办公室人员电话沟通,但最终无果。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村民告诉记者,姚村镇的拆迁出现这么多的乱象,与镇政府强力打压村民,村民到市里、甚至北京等上访无果并遭非法关押至地下室甚至看守所、殴打有直接关系。法律在这里成了镇政府弹压群众的工具。

常振兴的事件,记者与林州市纪委书记韩爱民联系,但没有得到答复。

在姚村镇派出所,一位民警告诉记者,常家父子被通缉,他们听说了,但他们只是协助办案人员,林州市公安局才是执行者。而林州市公安局局长魏书平在电话中则说,常家父子虽然被网上通缉了,但案件正在侦查之中。

“姚村镇房主的税收一般按照房主与商户的协议由商户代缴,具体到姚村镇汽车站的税收情况,不便评说。”针对常松峰的情况,姚村镇地税所的一位同志这样告诉记者。

在林州市地税局稽查局,负责常松峰税收情况调查的宋广军局长已经调到了林州市地税局任职。据宋广军告诉记者,常松峰的税收情况是上级领导交办的案件,像常松峰这样的情况,他以前遇到过两三个,但被通缉的只有他一人。

背后:假公益拆迁真商业开发

在林州市姚村镇建设服务中心给拆迁户常松峰下达的强拆通知上,记者看到,姚村镇汽车站被拆迁的原因是“东南公路拓宽改造和旧城改造”;而周围的居民则称,他们只听说是“道路拓宽”,而且是未批先拆。

姚村镇的多位居民告诉记者,今年8月,村内的基本农田被镇政府半夜推平。村内人均2分的菜地也被捣毁,堆满建筑垃圾。坟头等也被铲平。镇政府都是“突然袭击”,造成“既成事实”。村民很多都是在不知情的情况下“被同意”,补偿款也是镇政府说了算,“爱领不领”。而这种强制推行,根本没有法律文件。两个多月后的10月,对省道公路扩建的批复文件才下达。

如今,林州市姚村镇街头,几处商品房和商铺都已经封顶。店铺每平米在6000多元以上,而且没有门路还买不到;商品房则均价5000。

在开工建设的一处楼盘旁,绿油油的麦苗已经被践踏。一位村民指着眼前的商品房告诉记者,自己家的地被占了,祖坟也被这座楼盘给“压”了。在没有被告知的情况下,坟头被推平并垫上建筑垃圾。今年春节上坟,他就是豁出去也要在楼房旁边烧纸。

“我都60岁的人了,建商铺把我仅有的菜地给占了。镇政府一天给我1毛5让我买菜。1毛5,我可以买到什么?寒心啊!”在一处商铺工地,一位捡废品的老人告诉记者。

一位在镇上颇有威望的村民告诉记者,镇政府以前就想改造城镇,但手续不好办就停了下来。这次拆迁是假借着省级公路拓宽,把旧城改造捆绑到一块进行。如果镇政府真的是为了群众办实事,那么为什么群众提出的,“不让政府出一分钱,群众严格按照政府的规划统一盖房”的提议不能通过?说到底,镇政府是看中了这里的地理位置,开发商都提前选好了,是卖地敛财!

律师:太多巧合动机复杂

胡锦涛同志在党的十八大报告中强调,要“提高领导干部运用法治思维和法治方式深化改革、推动发展、化解矛盾、维护稳定能力”,并表示,“党领导人民制定宪法和法律,党必须在宪法和法律范围内活动。任何组织或者个人都不得超越宪法和法律的特权,绝不允许以言代法、以权压法、徇私枉法”。

针对常家父子被网上通缉事件,河南得益律师事务所律师栗九林认为,常家父子被网上通缉有诸多蹊跷,太多巧合,动机复杂。

从时间上来看,常家父子的案情都是自5月15日这一时间点。之前,两人是守法公民,甚至是宣传典型,是配合拆迁的“良民”;之后,强拆失败,短短3个月,两人被检查、认定、网上通缉,程序之严密、效率之高,非常罕见。

在网上通缉上看,父子二人是因为不同事件涉嫌犯罪,但能同一天被网上通缉,而且编号相连。这无论从父子二人案发主题、罪名构成时间,还是从纪委、税务、公安等部门的工作效率,都太多巧合。

该资讯的关键词为:

TAG: